注冊 | 登錄

東方時尚匯

走,去貝家花園保護貝醫生

2019-11-5 編輯:admin 來源:互聯網 閱讀次數:
  導讀: 位于北京陽臺山山巒重疊處的貝家花園是一座三層方形花崗巖城堡,曾經的主人貝熙業早已經故去。不過這里的一磚一石一匾卻如同最忠實的家仆,等待著有朝一日,后人在這片土地上重新翻找歷史的蛛......

位于北京陽臺山山巒重疊處的貝家花園是一座三層方形花崗巖城堡,曾經的主人貝熙業早已經故去。不過這里的一磚一石一匾卻如同最忠實的家仆,等待著有朝一日,后人在這片土地上重新翻找歷史的蛛絲馬跡,把這里活潑歡愉的生機、驚心動魄的曲折與撕心裂肺的離別像老家具一樣擺放好,復現一段獨一無二的生命往事。

這一時刻,貝家花園如今果然等到了。沉浸式諜戰主題話劇《貝家花園1940》正使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了解、紀念貝家花園里發生的“紅色往事”。

傳統的戲劇演出是演員在臺上表演,觀眾在臺下觀看,而沉浸式話劇則打破了演員與觀眾之間的界限,讓所有的觀眾都參與其中,與專業演員之間自由地、即興地進行對話,共同推動劇情,完成所有的表演。

于是,所有人在踏入貝家花園的那一刻,就已經不再是“路人”,而是變成了諜戰主題話劇《貝家花園1940》中的演員。大家一起穿越歷史,回到1940年,成為地下交通員,打入敵人內部執行秘密任務,親身體驗成為共產黨員與日偽軍斗智斗勇,保護革命同志。于是,“去貝家花園保護貝醫生”成為大家一句心照不宣的“暗語”。

《貝家花園1940》今年7月開始“上演”,目前,除了喜歡諜戰劇的年輕人會“領銜出演”之外,這一沉浸式話劇也成為很多單位上黨課、團課的選擇。親自演出參與的感覺,顯然非常震撼,有的參與者看到革命同志犧牲時,甚至會熱淚盈眶,忘了他們只是在表演,而是把自己當成了那個血腥殘酷時代的人,當成了拯救貝熙業醫生的一分子。

幫助貝熙業大夫銷毀證據

是大家的任務

白求恩大夫在中國家喻戶曉,而當年給白求恩大夫送去了藥品,讓他能夠救死扶傷的,就是貝熙業大夫。

貝熙業是一位大胡子法國醫生,講得一口流利的北京話。他1913年3月抵達天津,在中國生活了41年,1954年回到法國。貝熙業先后擔任法國駐北京公使館醫生、圣米歇爾醫院大夫、燕京大學校醫、北堂醫院院長等職,是民國初期最知名的外國醫生。

現存的一幅歷史照片顯示,貝大夫曾經與八路軍戰士在一起,背后是貝大夫的法文注釋:“1939,八路,在北安河”。那是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件爆發后,貝熙業代表外國駐京醫官致函中國紅十字會,愿意為紅十字會服務。

不久,受共產黨北平地下交通員黃浩委托,他從大甜水井胡同16號的舊宅住所秘密運送藥品到西郊貝家花園,再由八路軍地下人員輾轉運到平西抗日根據地,這些醫療物資中有一部分是給白求恩大夫的。

當時已年近七旬的貝大夫,就騎著馱滿藥材的自行車,從北平城里出發,騎行30余公里,穿越日軍封鎖,把救命的藥品和醫療器械運送到西山。這條冒著生命危險開辟的道路,被稱作是自行車的“駝峰航線”。

貝大夫還為八路軍戰士做手術,他夫人吳似丹的弟弟回憶說,“光是三姐幫著貝大夫就做了7次手術,取子彈、上藥、換藥等等這些工作,都是她幫著貝熙業一起干。”

在抗日戰爭時期,貝家花園還曾做過地下黨的聯絡站,架設過秘密電臺。英國人林邁可在他所著《八路軍抗日根據地見聞錄——一個英國人不平凡經歷的記述》一書中,曾經詳細講述了他和貝家花園的一段往事: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之后,在北平燕京大學執教的林邁可教授因同情和幫助八路軍而遭到日本軍警的搜捕,他逃離燕園后就是先到達貝家花園,然后與八路軍的游擊隊取得聯系,開始了他的抗戰生涯。

沉浸式話劇《貝家花園1940》就是將貝家花園里驚心動魄的故事濃縮整合到了1940年。據劇情設計師奚璐介紹,該劇講述的就是日本人已經開始懷疑貝熙業大夫,整個貝家花園都是日本人,他們在貝家花園查詢貝大夫參加抗日的證據,觀眾們則扮演地下黨,幫助貝熙業大夫銷毀一些證據,包括治病的證據,以及掩蓋林邁可教授避難的現場痕跡等。只要不暴露身份并完成任務,就算是勝利。

身臨其境

看到“戰友”犧牲會落淚

奚璐介紹說,選擇在貝家花園做沉浸式話劇是一次有意義的嘗試,“做這部戲的初衷是想圍繞固定景區,依據它本身沉淀的歷史故事,形成一個產品,貝家花園顯然是一個特別好的‘開放式劇場’,這里本身是真實的歷史場景,有真實的歷史事件,氣氛相融。為此,我們聯系到園區的管理方,管理方聽到我們要做的紅色內容就很感興趣,雙方一拍即合。”

從接到這個項目到安排人選再進行編劇,直至最后的排練,用了一年的時間。

無論是固定演員還是參加表演的觀眾,都沒有固定的臺詞,也不存在程式化的劇本。演員面對觀眾的表演會做出應變,這一切都基于觀眾被賦予的任務。比方說,貝大夫急需的針頭已經被敵人封鎖,某位觀眾的任務就是找到這批針頭,并送往接頭人的手中。劇情中安置了警察、壞人、特務,會不時地盤查他。而特務之間會存在內斗的矛盾,觀眾就可以根據雙方矛盾尋求突破,以保證順利完成任務。

目前這個沉浸式話劇長達四個小時,設有12個角色和任務線,如果是12名觀眾前來,就是一人一組去完成任務,如果超過12個人就可以一組多人,總之不會讓任何人游離于劇情之外。

常有觀眾體驗過一次后不過癮,還會改天再次參與,扮演其他角色,奚璐說:“我們會根據觀眾的意愿和需求,對劇情稍作調整。好比,女觀眾對逮捕環節恐懼,我們就會和演員商討不對其逮捕。由于沉浸式體驗的區域很大,我們還安排了士兵的角色。一是給觀眾壓迫感;二是為了防止觀眾表演時迷路起到提示作用。”

觀眾在選擇了自己的角色后可以到化妝間選擇自己的衣服和道具,這些裝備都制作精良,讓人穿上之后就很有感覺幫助“入戲”。此后,參與者就可以進入情景了,或是前往貝熙業大夫的住所,或是去警察局交涉,或是去地下酒莊中接頭,或是在監獄、審訊室中去營救同胞、尋找線索,整個過程會非常緊張、充實。

據悉,《貝家花園1940》目前有兩個產品,其一是針對散客觀眾的,他們對體驗娛樂性的需求會稍高一些。另一個是關于紅色黨建的,針對真實的歷史二度加工,在夸張和演繹中間保持平衡。并根據現實情況,增添了愛國教育意義的內容。

奚璐告訴記者:“紅色黨建項目很受歡迎,很多老黨員會在現場落淚,因為有的人會目睹自己的同事犧牲了,有的人則會在敵方的心臟區域被介紹入黨,在對著黨旗宣誓的一剎那,參與者的心情會特別激動,大家會真正感受到共產黨人的無私奉獻的精神,感受到今天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

演員不能笑場不能跳戲

要會引導觀眾

《貝家花園1940》是開放式劇情,處理比較靈活,盡可能讓觀眾體驗至最后環節,而在其中把握全局和節奏的,則是16名專業的演員。

他們都畢業于專業院校,并且經過層層面試,這些年輕人在參與的觀眾中人氣極高。而他們在表演時,面對毫無表演經驗的普通觀眾,考驗更多,首先就是不能笑場,不能跳戲。

由于《貝家花園1940》是演員和觀眾零距離互動,觀眾就站在演員的面前,會出現各種即興、突發狀況,這樣的戲份,沒有固定的劇本和臺詞,這對演員的反應能力也要求極高。

《貝家花園1940》顛覆了以往的表演經驗,專業演員們面對的是隨機的觀眾和不按常理出牌的對話,這要比有臺本可依的專業演員之間的對手戲,更難應付。

而這種對于智商和應變能力的考驗也是《貝家花園1940》的魅力所在。演員與觀眾誰都不知道會產生怎樣的“火花”,演員要做的就是當好綠葉,通過敏捷的反應能力和大局觀,在必要時候拉觀眾一把,幫助觀眾進入劇情中,讓觀眾相信自己身處的歷史環境,讓他們接受設定好的情形。

奚璐介紹,他們在設計劇情的時候,會把演員那條線索的故事走向寫得比較充分,觀眾部分則只有一個大致人設,剩下的就是觀眾自由發揮,不會具化或者限制每個人的形象。例如,觀眾可以挑選醫生、警察等職業,然后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完成任務。在這期間會遇到艱難險阻或者暗中的幫助,其關鍵的節點則由專業演員扮演,他們在必要時刻會給觀眾完成任務帶來壓迫感,或者是提供一些重要線索,幫助劇情進行推進。

在劇中,演員也會根據觀眾的狀態,靈活安排情節。比如有年輕的地下黨員同志暴露,會有殘酷的審訊,但是若這個黨員是年紀大的觀眾扮演,則不會有這種情節。演員的動作也是經過幾百場演出測試的,不會對觀眾造成任何肢體傷害,只針對他們的心理制造一點恐懼感。

演員的專業性表現在他們始終專注于戲中,正是由于演員的素養,加上特定的劇本,才能給觀眾帶來這種身臨其境的感受,他們才會全情投入到表演中,把自己也當做是一名演員。有的時候,演員們還真的會遇到一些來飆戲的觀眾,演起來很過癮。

說起表演中的突發狀況,奚璐告訴記者:“比如,我們園區的四周都已封閉了,但仍然會有游客不知道怎么來到園區,‘亂入’到劇情里。面對這種‘穿幫’,真正拍攝影視劇時肯定會把這人請到鏡頭外,重新拍,但是在這種沉浸式演出時,卻沒有喊cut的機會,演員就會臨時設計臺詞和情節,將亂入的居民‘請’出去,不動聲色地化解掉危機,讓戲順暢演下去。”有時遇到觀眾跳戲,他們也要臨場發揮,把觀眾拉回來,甚至在貝家花園里面觀眾走迷路了,演員都不能隨便給他指路,而是需要符合場景的臺詞,讓他們走到正路上。

扮演老板娘的周夢男和扮演漢奸的向川是非常受歡迎的兩位演員,兩人提起這種不同尋常的表演方式,也都十分興奮。因為這完全不像常規的戲劇演出,周夢男說:“傳統戲劇中,所有的臺詞、對手戲、場景都是熟稔的,而這種表演則完全充滿了變數,因為都是普通觀眾,而且這些觀眾毫無表演經驗,所以和他們演戲時,更鍛煉自己的臨場應變。越難控制的戲碼,我內心越是激動、興奮。當我面對那些較為‘活躍’的觀眾,讓我也有對戲的快感。每場給我帶來的體驗和感受都不一樣。像傳統的對戲,我們的演員以及舞臺的調度都是重復性的。在這里的每一場戲則都不一樣,通過這樣的拍戲方式,會讓我的表演歷經錘煉,變得更沉穩。”

向川表示,自己在劇中主要的任務是,對于違抗命令的人進行抓捕和刑訊。這個角色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在于維持整部戲的秩序,“這個人物本身也有許多可以深挖的地方,自己也會在不斷地表演中進行豐富。所以,每次的演出對于演員來說,都要打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都像是在演一部新戲,充滿刺激。”

演員是綠葉

不會演戲的觀眾是主角

演員們在表演前會做充分的準備,比如,會看大量諜戰劇,看關于貝熙業大夫的史料。扮演日本大佐的演員還要準備日文臺詞,以至于在表演的時候,觀眾以為這就是日本演員扮演的。演員們表示,前期工作準備得越充分,他們越能在走進舞臺的時候,有底氣和觀眾互動。

可是,這些優秀的演員在表演過程中卻很克制,他們收斂光芒,更希望為普通觀眾搭戲,讓觀眾在這部劇中可以成為真正的主角,演得過癮。

這些演員表現的敬業和專業都得到觀眾的認可,很快就有了“粉絲”,奚璐說:“我們的演員雖然很年輕,但卻肯吃苦。比如,夏天的時候,有的演員也是一身皮衣,再配上很厚的大靴子,雖然這身行頭很帥,但是演員們卻忍受著高溫的煎熬。”

奚璐透露,《貝家花園1940》的制作成本主要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硬件投入,比如場景的設置以及觀眾的服裝道具。另一部分是劇本的編寫和演員的排練,“這部戲的創作歷時7個月的時間,演員們長期固定駐場,放棄了去外面接戲的機會。我們其實給演員的待遇并不高,遠不如他們接一部電視劇獲得的收益多。但是,演員與我們的合作不純粹是利益的問題,現在的年輕一代演員,他們都有自己的追求,對自己的未來也有規劃。我們這個團隊之所以能夠凝聚起來,就是因為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很多演員都覺得這個項目很有意義,他們從沉浸式的表演中,升華自己的演技,也將值得銘記的文化歷史融入表演中。”

雖然《貝家花園1940》目前很受歡迎,奚璐坦承也是有生命周期的,“雖然它比電影、電視劇的周期長很多,但是基本上3至5年這個故事也就需要內容‘換血’了,需要著手于新的劇本,或者是開辟新場地、新內容,或&Oti


本文關鍵詞: 

文章出自:互聯網,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浙江快乐彩遗漏